媒體聚焦

三代造船人共答一道題: 20年這樣走完百年發展路[圖]

微信圖片_20200117210022.jpg

上海交大船舶設計團隊

中國科學報報道 1月10日, 2019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上海交通大學收獲頗豐,作為第一完成單位,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中國工程院院士黃旭華也是上海交大的校友,并與今年該校的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項目,均來自上海交大同一學科——船舶與海洋工程學科。

在獲獎感言中,黃旭華說,最高獎這個榮譽屬于千千萬萬船舶科研人。而船舶科研人的搖籃之一 ——上海交大船舶與海洋工程系(以下簡稱船海系),幾十年來逐漸壯大,用中國制造守護著祖國1.8萬多千米長的海岸線,并攜帶現代海洋重器向蔚藍深處的海洋強國之夢進發。

危亡之時勇挑重擔的造船人

中國船舶科研人的海洋強國夢始于對祖國命運的牽掛。

1937年,中國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民族危亡牽動了無數中華兒女的心,一批批留學海外的人員,冒著戰火硝煙回國抵御外侮。楊槱就是其中之一。回國后的楊槱,在戰火紛飛的動蕩環境中,奔走于課堂和船廠,輾轉于造船和教學之間,傾其所能為中國造船業注入生生不息的力量。

上海交大船海系的建立也始于抗日戰爭時期。當時,海上戰事的長期疲軟,讓一批上海交大的有識之士下定決心在船舶研究制造上向世界海上強國奮起直追。造船系的成立,瞄準了我國海洋人才培養。楊槱也在船海系建立后加入造船系,并在此后擔起大家長一職——造船系主任。

在一窮二白的情況下,楊槱從理論到實踐,為中國當代船舶工業的發展竭盡全力,是我國當代船舶工業的奠基人之一。

63歲那年,楊槱當選為造船界首位中國科學院院士。為了把海洋強國的精神傳承給年輕一代,耄耋之年的他仍筆耕不輟,接連出版了《帆船史》《輪船史》《人、船與海洋的故事》等6本科普圖書。

“楊先生幾十年來,無論做什么事,都有一種鍥而不舍的精神。他90多歲的時候,依然堅持用電腦每天敲幾百字,幾年后,終于寫出了一本30萬字的著作。我們很感動,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楊槱的學生譚家華說,“楊先生今年103歲了,他還牽掛著船舶與海洋工程專業年輕人的培養,把自己的存款捐出來成立楊槱基金,獎勵立志為船舶與海洋工程事業做貢獻的年輕人。”

從1935年開始學造船,已經研究船舶80多年的楊槱,時至今日,依然心心念念船舶事業——每天在放大鏡的輔助下,看船舶相關新聞、讀船舶方面的新書。

“科學研究雖然辛苦,但我很想回上海交大,我還有書要寫。中國可以說是世界第一造船大國了,下一目標就是成為第一造船強國。這需要我們共同努力,要學習‘船的精神’,乘風破浪、勇往直前……”楊槱說。

建設之時攻堅克難的船舶人

1969年,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船舶制造系的譚家華,一直從事船舶與海洋工程方面的教學、科研與設計工作。他主攻新船型研究與開發、海上施工技術和設備研究與開發等,承擔和參加的科研任務80余項,獲部委科技進步獎二等獎3項,發表論文130多篇。不過,譚家華最為人所知的身份是海上大型絞吸疏浚裝備的總設計師。

我國疏浚需求大,2000年之前,中國的大型挖泥船主要從國外進口。當時以堅硬巖石挖掘為代表的世界性難題,一直困擾著我國的疏浚行業界。

2010年,中國自研的挖泥船橫空出世,首次挖掘巖石的工程在廣西防城港進行,現場的科研人員都為它捏著一把汗。

“當時已經65歲的譚家華,堅持帶領團隊出海,現場考察挖掘巖石的工作情況,以及船舶設備的運行狀況。”譚家華的學生何炎平回憶說,譚家華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不僅求真務實,更有許多開創性的成果,敢為人先、勇于開拓。他主持開發了國內廣泛應用于水下地基處理的“軟體排鋪設”裝備和技術,是海上大型絞吸疏浚裝備自主研制的開拓者和倡導者。

近年來,譚家華領銜的項目組共設計大型絞吸挖泥船63艘,年挖泥能力超過10億立方米。這批大型絞吸挖泥船已成為我國疏浚行業的主力軍,在基礎設施建設、航道疏浚等工程中發揮著巨大作用,并產生巨大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為中國在海洋戰略的一些核心區域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發揮了重要作用。

伴隨著重大工程任務的解決,上海交大船海系的研發實力逐步提升,人才梯隊建設逐步加強。研發方面,“硬件夠硬”是最直觀的體現。該專業擁有全球規模最大、功能齊全、世界領先的重大試驗設施群體,世界最深的海洋深水試驗池、國內最寬最深的多功能船模拖曳水池等試驗設施皆聚集于此,該專業形成了科學研究、試驗驗證、工程實施三位一體的完整教學科研試驗技術體系。

人才培養方面,上海交大船海系不甘人后。上世紀80年代,上海交大的第一個博士點和第一個重點學科在船海系落戶。在歷年國家教學評比中,船海系在高校同類學科中均位列第一。

近年來,上海交大船海系為行業輸出了大量優秀的領軍人才。我國第一艘萬噸輪總設計師、第一艘航空母艦總設計師、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第一座超深水鉆井平臺總設計師都來自于上海交大船海系。如今,我國船舶制造與海洋工程行業的領軍人物大多有上海交大船海系的專業背景。

“我們要求每個上海交大畢業生去思考,離開校門以后,‘我’能不能引領自己從事的行業?”在船海系主任汪學鋒看來,船海系學生未來要在國際舞臺上引領行業,就必須具備三大要素:扎實的基礎、寬廣的視野以及強大的創新能力。

領跑之時寂寂無名的船海人

前人披荊斬棘、開天辟地的精神,深深觸動著后人,也讓后人不敢有半分松懈。為了將前人的技術積累變成現實應用,上海交大船舶海洋與建筑工程學院船舶與海洋工程設計研究所所長何炎平帶領團隊展開夜以繼日的攻關。

2018年,由上海交大船舶設計團隊設計的第56艘大型絞吸挖泥船——“新海旭”,總長138米,總裝機功率26100千瓦,標準疏浚能力6500立方米/小時,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非自航絞吸挖泥船。該船的核心設備,如挖掘系統、輸送系統、定位系統和控制系統均實現了國產。“新海旭”的成功,標志著我國已經形成了大型絞吸挖泥船設計、制造和使用的完整技術體系,我國在大型絞吸挖泥船的設計、制造領域實現了從“跟跑”到“領跑”,并帶動了相關裝備制造業的發展。

目前,由上海交大船舶設計團隊設計建造的大型絞吸挖泥船,可以在不同海況和海底地質條件下進行連續作業,既可疏浚堅硬的風化巖或珊瑚礁,也可疏浚疏松的沙土、黏土和淤泥。這些挖泥船先后參與洋山港、天津新港、長江口深水航道等我國沿海沿江70余項重大疏浚工程,并應用于包括瓜達爾港、科倫坡港等10多個國家的20余項國外疏浚工程。

上海交大船海人認為,能取得目前的成績,最重要的就是幾代教師們的言傳身教和團結的集體氛圍。

“我覺得擰成一股繩把事情做好是我們團隊最大的特點。每天工作8個小時,4個小時做教學、4個小時做科研是遠遠不夠的。因此,我們所每個人,十幾年如一日,加班不計其數,寒暑假也幾乎沒有休息。”何炎平說,“雖然很辛苦,但每位老師堅持下來了。因為我們不僅僅想完成任務,更想做到最好,我們希望我們做的每一條船都有新的進步,自己能夠推著自己繼續往前走。”

2018年12月,在中國造船工程學會75周年慶典上,何炎平被授予 “船舶設計大師”稱號,這也是船舶與海洋工程設計科學技術方面的最高學術稱號。

面對榮譽,何炎平表示,海洋強國夢不屬于時代中的某個人,也不只屬于上海交大船海系。榮譽背后是上海交大船海系等千千萬萬船舶人,默默用近20年時間走過了別的國家100多年的發展之路,幾代人用實干和智慧攻破了泥泵、絞刀頭、定位鋼樁、集成系統等一項又一項技術,讓我國的大型絞吸挖泥船的設計和制造從跟跑到開始領跑世界,并且帶動了整個制造產業的發展。

卜葉 黃辛
免费情色网站,成人情色电影,成人片,成人电影网